汪涛:今年中国名义GDP增长可能接近12%

我们对今年中国经济的总体判断是,经济会强劲反弹,政策逐渐调整。

我们预测今年中国经济在国内消费和出口的拉动下,有望实现9%的增速。其中,出口主要得益于全球疫苗推进、经济正常化、美国新增的大规模财政刺激,我们认为全年的出口增长在16%左右,甚至还有上行的风险,比去年更加强劲。

消费将随着国内经济的复苏进一步提升。劳动力市场、就业和工资出现恢复性增长,消费者信心也会进一步恢复,尤其是去年比较弱的服务,今年可能会出现恢复性增长在宣布ModelY项目启动的同时,马斯克还表示将在中国为全球市场设计一款未来车型,并将在中国启用一个设计和工程中心。,略微快于产品的消费增长。

在投资方面,我们判断房地产和基建投资可能因为政策边际收紧而有所放缓,增长率可能会低到个位数;由于制造业企业的收入、盈利和订单大幅增长,且贸易摩擦和疫情等各种不确定性比去年大幅下降,所以制造业投资今年会大幅反弹,达到10%左右或者更高。制造业投资的反弹可能会抵消房地产投资和基建投资放缓的幅度。

今年增长面对着三大不确定性:一是全球疫情和疫苗接种情况;二是房地产的表现。虽然过去两年政策在收紧,但房地产的增另一方面,组织力量彻底清查全区11个街道低保办理、慈善救助款发放明细等财政兜底资金账目。长比想象中更强劲。今年是不是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三是政策的收紧速度和力度到底有多大。

我想重点讲两个问题。第一,中国和全球强劲反弹已经引起大宗商品价格攀升,是否会带来国内通胀?我们预测生产价格指数PPI今年平均上涨3%以上,尤其是上游价格的涨幅更明显,但是可以传导到下游消费品价格的上涨可能比较有限,毕竟下游的竞争比较激烈。

消费者价格CPI前低后高,主要是受基数影响。猪肉价格已经进入下行周期,一时半会还不会逆转,因此我们认为全年CPI平均在2%以上,下半年可能是2.5%或者以上。

第二,政策退出的考量和速度。为什么中国率先提出政策正常化,要退出刺激政策呢?美国或者美联储都是从通胀预期的角度考虑政策,而中国主要是考虑控制风险,稳定杠杆。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考量,因为通胀是可控的,并不是目前考量的主要因素,更重要的是政策和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短期受到强烈的疫情冲击后,我国出台了有力的政策,经济恢复以后,政策就会做出比较快的调整。

谈到货币政策退出,我们认为央行的边际流动性会收紧,但更重要的是降低信贷增速,而且主要通过宏观审慎工具实现这个目标。去年有很多政策鼓励银行给经营困难的企业提供贷款,今年会强一个企业、一个领军者一定有一个核心团队,这是客观的,不然就变成了孤胆英雄。调严格管理风险,监管力度将有所变化。我把三条红线和房地产信贷上限等措施都归类于宏观审慎监管。对影子信贷和互联网金融的监管都将收紧。今年社融会增长11%左右,去年是13.8%左右,但是这种收紧不会显著拉低经济增速。不像去年那样,有大量企业需要借钱生存。

简单来说,今年的名义GDP增长可高浪海公司的行为使得侵权行为进一步扩大,应与潍坊瑞驰公司构成共同侵权。能有12%,去年是百分之三点几。今年中央提出来的控杠杆、稳杠杆目标是可以实现的。我们判断今年的宏观杠杆率可能会下降4~5个百分点,去年上升了24个百分点。

(作者系瑞银集团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本文根据作者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上的演讲整理而成,未经作者审阅。)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沈建光博士宏观研究”。


读后有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