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实:数字化链接打造制造业新版图︱实话世经

近日,国家发改委等13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加快推动制造服务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其中提到,利用5G、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大力发展智能制造,实现供需精准高效匹配,促进制造业发展模式和企业形态根本性变革。我们认为,这预示着数字经济的发力重点开始由服务业向制造业转移。

从科斯的经济学理论出发,数字化链接能够降低达成最优均衡的交易成本,促成基于既有禀赋的帕累托改进。过去十年,数字化技术在服务业充分渗透,实现生产者与消费者的点对点高效连接,动态弥合供需缺口提升配置效率。相比之下,格局分散、产能利用率低却仍是制造业悬而未决的痛点,在消费互联网加速催生定制化、个性化需求的浪潮之下,传统制造业的供需鸿沟还在进一步扩大。

制造业的数字化程度持续处于低位,主要1月12日,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发布通报,相关取水点不在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内,距离公园边界有50多米是由于其产业链冗长复杂,需要考虑对物料、工具、人力及资金等上下游资源的组织,企业之间又存在多方博弈,机密性与数量级与服务业均不在同一层次。时至今日,技术进步提供了新的可能性,云计算、大数据和物联网支持实物资产的海量链接,区块链打造基于多方互信的共识机制,将彻底刷新制造业的数字化版图。展望未来,伴随制造业的数字化渗透率逐步提高,其发展模式与企业形态也将发生根本性变革,分布式协作的新型生产模式或将成为主流。

来自科斯定理的启示

数字化链接的本质是既有禀赋下的帕累托改进,但此前主要与服务业融合,这是来自科斯定理的启示。根据科斯定理,在交易成本为0且产权界定明晰的理想状态下,市场将会自发达到帕累托最优。而在现实情况下,搜寻、谈判、契约以及监督执行等交易成本客观存在,我们往往只能追求次优解。

从这一角度看,区别于传统的技术进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以平台经济为代表的数字经济是一种存量优化,而非可持续增长动能,其本质是降低达成最优均衡所需的交易成本,实现既有禀赋下的资源优化配置。

一方面,信息畅通大幅降低了服务业的单次交易成本,比如组织生产者与消(二)在事故调查阶段,你市要及时向省安委会办公室报送事故调查组人员名单、事故直接原因和间接原因分析、事故调查前期阶段性工作报告。费者点对点交易,降低搜寻成本与皮鞋成本;参与者的自由加入和退出不受限制,动态调整供需平衡,降低了契约成本。

另一方面,互联网企业运用数据模型模拟市场机制预测供需均衡点,旨在快速实现最优/次优撮合,减少矫正交易的次数。数字化技术渗透入直接面向消费者提供服务的各行各业,并且通过会员制度逐步培养消费者对于数字产品的付费意识,某种程度上满足了上述科斯定理中的理想假设,实现了服务业市场的帕累托改进。而此后数字经济与服务业的融合不断深化,并在4G和智能手机的技术突破下衍生出直播、短视频等新业态,造就了第三产业的“繁荣十年”(如图1所示)。

制造业沉疴难愈,数字化链接或成治本良方

长期以来,在国民经济中同样举足轻重的实体经济制造业,数字化程度却一直处于低位。无论在企业内部或是企业之间,搜寻、谈判与调配等交易成本仍然高昂,市场分散和产能利用率低是传统制造业悬而未决的痛点。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工业产能剩余比超过25%。而消费互联网的加速进化推动定制化、个性化需求浪潮,“小单快返”成为行业运营趋势,致使制造业供需匹配的鸿沟进一步加大。

一方面,制造业企业一般与固定供货商签订长期合同,而与非固定供应商之间沟通渠道不畅。在原有供应商产能不足情形下,其他工厂即便有多余产能也无法及时调度,往往造成资源的无效浪费。

另一方面,在更关键的内部组织生产过程中,如何分配人力、物料、能源、工具等生产性资源仍由管理者人为决策,资源配置效率高度依赖于管理者的筹划能力。根据数字化技术在服务业渗透的成功经验,数字化链接能够高效匹配供需并动态优化资源配置,或将成为制造业的价值驱动新要素。从研发、供应链、工厂运营到营销、销售和服务,数字化链接在产业链每个环节的渗透,将促进数据在制造网络的流动,以算法机制替代传统企业预测、计划、协调与但是今天所有企业提供的产品希望给客户试错的成本是极低的,当一家企业有需求的时候,你可以零成本,快速试用我的产品,当我的产品能够满足企业客户需求的时候,我是通过未来的收益而获取我的收益,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我们会有很多的SAAS公司转型非常痛苦,转型痛苦的原因是过去我把产品卖给你,客户用不好是你客户的问题,但是今天不一样,今天是说当我把我的产品交给客户的时候,他只是服务的起点,我需要帮助客户把你公司的业务、组织、生态、模式全部实现数据化、线上化,从而取得最终的结果,所以客户的选择成本和迁移成本极其的低。控制等人为管理活动。

近两年,1688和震坤行等B2B工业品交易平台广受一级市场青睐,尽管其中业务仅涉及工业品买卖,而未涉及深层的产能调度排布,但影射出既有禀赋之下,制造业数字化的首要发展方向是强化数字化链接,以新型数字技术优化资源配置效率。

新技术刷新制造业数字化版图,分布式协作生产成为未来企业的主流形态

制造业数字化程度长期处于低位,主要原因在于制造业复杂程度更高。服务业直接面向消费者,互联网企业仅需要提供终端产品与服务的交易场所。而制造业产业链条冗长,需要考虑对物料、工具、人力、资金等上下游不同资源的组织,企业之间还存在多方利益的博弈,商业信息的机密性与数量级均不在同一层次。传统中心化设计的互联网技术重在连接人,而对实物资产连接不足,算力也无法承载巨大的工业信息流。

如今物联网、云计算和区块链技术突破了这一障碍,在提供基于多方共识的完整加密信任机制之余,以分布式计算方式加强了海量信息的处理功能。伴随区块链、云计算、物联网等技术的广泛应用,制造业这不是王文一个人的遭遇。企业上链形成网状拓扑结构,实现供需的精准调度与匹配,将逐渐成为主流模式。

综合考虑服务业成功经验以及制造业自身特点,我们认为,制造业数字基础设施的建设需要把握两个重点。第一是畅通大类行业渠道,由于制造业各行业特性突出,组织生产具有专业性,相较于互联网平台的全面渗透,制造业的资源整合更适宜在行业大类内部铺开,通过对接产业链各环节的企业,为资源共享提供开放安全的场所。

第二则是算法优化资源配置。制造业海量数据亟待利用,类似于共享打车平台运用算法预测实现智能派单,先进的数据分析能够助力企业降费提效,以尽可能低的交易成本实现最优撮合。由腾讯与红杉领投的智布互联为我们展现出纺织业数字化的雏形,它利用SaaS云和物联网整合上下游的纺织业工厂,组织系统内的工厂跨厂协同完成面料的生产与制作,旨在实现“所有联盟工厂永不停工”的资源配置最优愿景。

展望未来,数字化逐步向制造业渗透,也终将从根本上改变上下游的直线型市场形态,转而形成分布式协作的智能生产网络。以技术和算法实现自治的新型经济模式也将解放企业管理者的双手,发展重心由生产流程的管理转移至数字化产品全生命周期的开发。

(程实系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高欣弘系工银国际宏观经济分析师)


读后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