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迟退休配套措施应尽可能考虑周全

就业会不会更难?养老金领取会吃亏吗?年轻人生孩子会没人带吗?这是媒体近日关于延迟退休的报道中,所提到的“延迟退休三大焦点”。

这三大焦点中,前一个是就业问题,后一个是人口问题,只有中间一个才是退休本身的问题。

媒体的报道印证了笔者的观点:中国延迟退休实施之所以有难度,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延迟退休问题与就业问题,与包括带孩子在内的照看家人问题搅在了一起。

因此,在延迟退休实施时,就需要对实施延迟退休可能对就业、人口等方面的影响有全面的认识,并相应采取措施。

延迟退休影响:考虑要全面

延迟退休影响到社会生活各个方面。因而在实施延迟退休时,应尽可能考虑得全面一些。

拿荆林波说,三角债是企业之间拖欠款项所形成的连锁债务关系。延迟退休对就业的影响来说,网友:茅台叠加网红概念?网红经济最近特别火,但万万没想到,贵州茅台也需要网红带货。延迟退休对临近退休的大龄劳动者的影响,已经有所考虑,并准备通过延迟退休“小步调整”来应对;延迟退休据报道,30岁的夏塔拉·强森(ShatarraJohnson)表示,2019年圣诞节前,她带母亲外出采购。对年轻人就业总量的影响,也已经考虑了,结论是影响不大。

但除了总量外,延迟退休还会影响年轻人的就业结构。随着大学毕业生人数的剧增,职场竞争越来越激烈,中年白领就业难日趋突出,年满35岁求职难成为社会上的热点话题;加上不同类型单位受疫情负面影响的差异,导致越来越多的大学毕业生选择工作时更多地考虑“稳定”。

上海有关研究机构的调查表明,大学生毕业时,选择体制内就业(包括公务员、事业单位与国有企业)的比例,从2015年的33.6%上升到2020年的42.9%,特别是选择“公务员”的比例从5.3%上升到12.4%。今天的年轻人退休之日,应该也就是延迟退休“小步调整”到位之时。延迟退休的实施,可能会使他们选择就业时,更加倾向中年失业率低的岗位。

再看延迟退休对照看家人的影响。以婴幼儿照看为例。延迟退休对退休人员照看孙辈,进而对生育意愿的影响,已经有所考虑,并准备通过延迟退休“小步调整”及促进婴幼儿照护服务来应对。但我觉得还需要考虑得再全面一点。

婴幼儿照看服务涉及两方面,一是有没有人照看,二是不同照看方式开支的差距。现有的幼儿园与托儿所多为日托;若父母一方每天只需工作8小时、周末正常休息,日托足以应付;若父母双方都经常加12岁那年,他看了李连杰主演的电影《少林寺》后,对传统武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立下了成为动作明星的志向。班(特别是令人筋疲力尽的加班),就算有日托,孩子还是离不开家人的专门照顾。如果祖辈已退休、有养老金,出于亲情,由他们照看孙辈、子女的支出远低于相应的市场化(非普惠)照看服务(如保姆或私立托儿所幼儿园)开支。正因为如此,在筹划何时生育时,相当一部分年轻夫妇会考虑上一辈何时退休,如果退休年龄(特别是女性)大幅提高,则会对生育带来较大的负面影响。

要考虑延迟退休各方面影响的现状与未来走势

受延迟退休影响的社会生活各方面情况很不相同,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先看就业。

就现状而论,近年来,中国解决就业成就斐然。

首先,截至2019年,近10年来中国城镇每年新增就业人数在1300万人左右。

其次,转入非农产业的乡村农民工年新增量,从2010~2012年的1000万人左右减少到2019年的241万人,看似下降了不少;但这是在从2014年到2020年,1亿左右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进城落户,因而大量劳动力退出农民工行列的条件下发生的。2014年以后,中国每年转入非农产业的乡村劳动力年新增总量,应该等于有关部门公布的农民工年新增量,加上当年进城落户的“前”农民工数量。“前”农民工数量相当大。举例来说,2016年,中国新增农民工仅为424万人,但笔者估算,该年城镇化的“前”农民工数量为535万人。

中国就业压力已见顶。2018年,中国就业人员总量同比开始下降。将来会受延迟退休影响的,主要是两个群体,一是历史遗留、已有应对之策的、临近退休的大龄劳动者,二是中年白领。

中年白领并非一贯就业难。10年前,受中国经济快速增长、新行业因超常规扩张而人才奇缺、高校培养人才需要一个过程、企业超前储备人才等因素的影响,移动通信、互联网、金融等行业能招到相关人才就好,用工方哪里还敢挑剔年龄?此后,随着相关市场的饱和,新行业扩张速度下降。同时高校人才供给量剧增,因而从2017年开始,35岁现象所显示的就业难成为困扰上述行业中年员工的难题。

中年白领就业难会持续多久?要寻找答案,不妨看看同样也曾被此困扰过的农民工。在1989~2004年的民工潮年代,企业用工(农民工)年轻化的现象十分突出。2000年,占广东省劳动年龄人口1/3左右的流动人口中,15~29岁年龄段的占69.5%;来自省外的流动人口中,该年龄段的占比更高达73.2%。2004年出现的全国性民工荒,实际上是青工荒,用工方开始放宽用工年龄。2014年以后,50岁以下农民工数量开始下降。2019年全国新增农民工241万,但同年50岁以上的农民工增加了694万。换句话说,即使有450万农民工进城落户,2019年50岁以下农民工数量仍然稳定。总之,农民工市场上,中年劳动力就业难起先持续了15年,随后逐步缓解也用了15年。

以此推论,中年白领的就业难——从而延迟退休与体制外大龄白领就业相冲突的时期,大约也就是最近30年,其中冲突最激烈的是从现在开始的15年,受影响的主要是现年20~45岁的一代。“小步调整、弹性实施、分类推进、统筹兼顾”的实施做法,会降低延迟退休对大龄劳动者(包括白领与蓝领)的影响,但对更年轻的白领来说,未来还需要采取一些短期性的补救措施。

再看人口。

与就业不同,中国人口形势现状不甚乐观。

根据第一财经的报道,过去10年,生育政策有所放宽,单独二孩与全面二孩政策分别于2013、2015年开始实施。但2010~2019年全国出生人口为16306万,与2000~2009年出生人口16258万相差无几。与出生人口相关的结婚登记数,2011~2014年期间,每年超过1300万对,2017、2018年降至每年1000多万对,2019年仅为927.3万对。可见,即使延迟退休不实施,退休者照看孙辈不受影响,要延缓中国人口快速老龄化的趋势,仍然有相当大的难度。

另外一个与就业不同之处是未来走势。同样年龄生育,延迟退休实施前,照看孩子的爷爷奶奶属于退休人员,有养老金,看孩子可以不要报酬;延迟退休实施后,他们成了劳动年龄人口,如果子女生孩子的年龄不变,他们再不计报酬看孩子就没有收入。“小步调整、弹性实施”的延迟退休政策会延缓,但无法避免上述变化。如果育龄夫妇因此而推迟生育,则实施延迟退休可能会助推人口老龄化。

笔者认为,退休老人带孩子与延迟退休的矛盾,其背后真正的问题是两个:在劳动力供过于求的条件下,第一,家务劳动——特别是需要专人从事的照看老幼病残的劳动——由谁来承担;第二,承担者的生计如何解决。计划经济条件下,剩余劳动力滞留在乡村,城镇充分就业,家务劳动一部分由工作8小时的家庭成员自己从事,另一部分通过非市场化的社会化方式(即单位办社会)、由单位员工提供。近30年来,情况发生明显变化,追求效率且人员流动频繁的用工方不再办社会;大量农民工进城、大量乡村年轻人成为大学毕业生留在城市就业,城市劳动力供过于求;供过于求意味着自家人照看家人无法通过市场获得报酬,经常加班的员工也顾不上带孩子,由有养老金的自家退休人员照看家人(包括高龄老人与孙辈)就是在上述条件下形成的。

如前所述,即使大力发展普惠性日托,带孩子很大程度上还是离不开爷爷奶奶。作为人类社会必不可少的劳动,照看家人应视为就业的组成部分。在劳动力供求不平衡、市场还解决不了家务劳动承担者生计的条件下,需要向带孩子的家人发放低于市场化家务劳动报酬的生活保障开支。这样,一方面有助于延迟退休政策的顺利实施,另一方面有助于稳定与提高生育率。延迟退休与鼓励生育、延缓老龄化本来是两回事,但现实决定这两件事得统筹考虑。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读后有感